LOADING...

逆行在零下20℃的海陀山,应急队抢修冬奥赛区气象站

四天前,延庆海陀山气温骤降、遭遇暴雪。一夜之间,海陀山积雪超过20公分,自动气象站的风速数据缺失。15日一早,北京市气象探测中心和延庆区气象局出动八人应急小队,奔赴海拔一千多米的海陀山顶,展开一场持续三个多小时的抢修战。

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本应该在今年2月15日到16日举行的2019―2020国际雪联高山滑雪世界杯延庆站比赛取消,而为了服务保障此次比赛,从去年10月便入驻延庆开展冬训的冬奥气象服务团队,仍以远程方式监测气象变化,模拟高山滑雪赛事预报服务。

没想到,一场大雪让赛区的风速数据缺失,延庆区气象局推断,很可能是受降雪及低温影响,风杯被冻住了。而对冬奥气象服务团队来说,如果数据一直缺失,模拟高山滑雪赛事预报服务将无法继续。

15日一早,北京市气象探测中心和延庆区气象局组成8人应急小分队,出发前往海陀山。等待他们的将是严峻的挑战。

冬奥赛区位于海拔千米的海坨山上,因为大量降雪,前往海陀山脚的路段积雪深度平均20厘米,一脚踩下去,几乎快淹没小腿。同时,维修人员发现,本来高低不平的雪面,由于“风吹雪”现象,从肉眼看上去竟在一个水平面,这为路况判断带来困难。这不,延庆区气象局局长闫巍从车上下来,想去探探路,却一脚踩空,陷到了雪里。大家赶快协调了清雪作业车,才顺利打通了前往赛区的道路。

好不容易到了山脚下,如何上山又是一道难题。风太大,缆车无法运行,只能搭乘4辆雪地摩托车上山。然而,本来平整的技术道路上,因为大量降雪多出了一个又一个雪包,最高的雪包有1米多高。为了保障队员们的安全,闫巍乘坐的雪地摩托车开在最前面,缓缓为大家探路,尽管十分小心慢行,但驶到半中央时还是遭遇了一块高地不平的雪包,瞬时摩托侧翻俩人摔了出去。所幸,摩托车开得并不快,俩人穿得厚实,并未受伤。

终于到达了气象站点,没想到,还有更严峻的挑战。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,整个风杆从上到下被冻住,裹上了1公分厚的冰层,风杯完全无法转动。而固定风杆的纤绳底部,也附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。

于是,维修队只能先铲冰清雪。雪后山上温度零下20多度,大风刮在脸上像刀子一样,虽然维修员大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,但却被风吹得摇晃不定,想站稳都很困难。

于是,有的队员直接趴在冰冷的雪地上作业,用工具把雪刨开。雪刨开了,维修队快速维修了风杯。担心万一维修自动气象站不成功、无法观测到气象数据,大家还带了一套便携式自动气象站,安装到原本的自动气象站附近,为气象观测上了个“双保险”。

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作业,终于成功维修完毕。八位维修员中,有的发丝、眼睫毛、口罩、围巾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霜,有的爬上爬下在雪地里摔了好几下,却毫不在意,有的一直保持一个姿势脚冻麻了,等到修完才发现行走困难……

就这样,前后花费了3个多小时,自动气象站终于维修完毕并继续为冬奥气象工作提供气象数据,便携式气象站也进入了正常运行。

来源:北京日报客户端|记者 李瑶

编辑:李拓

流程编辑:吴越